李長庚:臺灣壽險經驗分享

時間:2017年11月17日

臺灣地區壽險市場相對大陸來說規模很小,但是臺灣地區本身因為它開放的時間比較早一點,有些經驗也許可以提供給大家做參考。

    一、臺灣地區保險市場的發展經驗

    臺灣地區市場是比較特別的,在亞洲是比較成熟的保險市場。保險密度大概全球排名第六位,保險深度大概全球排名第一位。壽險業總資產占金融業總資產的比例高達32.76%,幾乎1/3的金融業總資產在壽險業里面,可見壽險業的重要地位,其對整個經濟的影響相對是比較大的。

    第一,保險業的開放。縱觀全球保險市場,對外開放都是分層次、逐步放開的,臺灣地區保險業的開放有其特點。由于臺灣地區金融市場的開放,是在有大量對美貿易順差的背景下應美國的要求而開放的,所以臺灣地區的金融保險市場的開放是一步到位的,市場對外資沒有任何限制。1987年對美國開放,1994年對外開放,其后外資保險公司迅速增多。保險市場競爭日趨激烈,現在臺灣地區的保險業,不能說是紅海市場,而應稱之為發燙的紅海市場才符合實情。1999年臺灣地區壽險業共有52家保險公司(本土公司34家,外資公司18家),而現在只有28家保險公司(其中4家公司處于接管中)。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下,預計未來保險公司主體還會更進一步減少,所以保險公司要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生存和發展,必須要進行創新。

第二,產品創新方面。早先是以傳統壽險產品為主,從2000年開始開放投資型保單,其后利變型年金保險、利變型壽險、萬能壽險等陸續投放市場。2008年之前投資市場相對不錯,所以這些產品賣得很好,但在金融海嘯之后,投資人開始趨于保守,慢慢回歸到比較保守的傳統型壽險產品。

第三,渠道多元化方面。以傳統代理人渠道為主,其他包括保險經紀、電話銷售、銀保渠道等。在營銷渠道多元化方面,大陸在網銷或其他新型渠道上走得比臺灣地區更快,這方面是值得我們學習借鑒。

第四,市場利率走低,對臺灣地區的保險公司經營帶來了非常大的挑戰。由于利率下行、價格競爭等原因,出現了比較大的利差損現象。

第五,海外投資松綁。在競爭加劇,利率下行的背景下,監管部門希望幫助業者找到一條出路,所以逐步開放海外的投資。在1992年之前,臺灣地區的海外投資只有5%,然后增加到20%、35%、45%。現在臺灣地區整個壽險業海外的總資產占比達到63%,也就是說一個地區的壽險業總資產有63%是海外投資,這是非常少見的。

    因為臺灣的債券市場不大,所以推出國際板,吸引全球優秀公司到臺灣地區發行債券,保險公司如果買入這個債券,基本上不計入海外投資40%的上限,因此國際板在臺灣地區得到快速發展。利用這種方式,比一年期、兩年期定存的收益可以高好幾倍,這也是克服負利差的一個方法。

    臺幣并不是國際化貨幣,卻有63%的資產在投資海外,也就是說你有63%的總資產是處在外幣的風險之中。所以過去臺灣地區壽險一年避險成本超過800多億臺幣,相當于30億美元。我們花了幾年時間跟會計師、監管部門溝通,仿照全球大多數中央銀行采取的類似自提準備的方式規避匯兌風險,降低避險成本,這個制度對我們的幫助非常大。

    相信未來大陸的壽險業,海外投資的規模會越來越大,海外的資產也會越來越大。在未來復雜利率環境下如何規避匯兌的風險,尤其是如何有效地用最少的成本規避匯兌風險,是需要提前考慮的。

    臺灣地區保險市場結構一直在變化,市場競爭經歷了從業內競爭到跨業競爭、到集團競爭、再到跨區競爭的過程。2000年臺灣就推出金融控股公司法,希望客戶在一個金控集團下就可以一站式購足各種金融商品,實現一站式購物。成功的關鍵是提供的服務要能夠讓客戶滿意,能夠改善客戶體驗。現在大陸也在提綜合經營,既要整合行銷,又能夠讓客戶滿意,這是蠻大的挑戰。

二、臺灣地區壽險業發展趨勢

第一,臺灣地區的人口老齡化現象全球少見,人口出生率是全球最低的。整個臺灣地區從7%的準老齡化社會到24%的老齡化階段,只用了24年。人口老齡化意味著目標市場轉變、長壽風險增加、商品形態改變,這對壽險產品設計提出了非常多的要求。

    第二,金融科技的應用。金融業本身是數字的行業,是需要處理大量數據的行業,同時壽險業是帶有中介性質的行業,也是區塊鏈、云計算、大數據運用最重要的行業,科技應用加劇了行業競爭。臺灣地區壽險業需要在這方面向大陸學習。未來臺灣地區保險業要加大金融科技的應用,實現渠道創新、產品及業務模式創新、運營創新,改善客戶體驗。

    在任何一個經濟體里面,比較大型的公司可能都要有一點契約社會責任,所以我們在過去花了很多的時間和資源做SEG。如果今天你從監管政策、監管措施方面事先做到防范,很多問題都會解決。保險公司花很多的精力做ESG,也可以提供大陸保險業參考,因為承擔社會責任,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,可以讓我們的風險管理做得更好。